燕安墨香

地址:西安美术学院
电话:13649290649
手机:13649290649
QQ:84404395 1939480490
邮箱:13649290649@163.com
您的位置:首页 > 说文道艺 > 燕安随笔

燕安随笔

痛定思痛说无定

发布日期:2013-10-22 20:45:40阅读次数:字号:

 

无定河畔六烈士英勇就义已八十年了,家乡米脂县的纪念活动办得隆重而简朴;每位烈士的亲属心情沉重而悲愤。纪念过后痛定思痛,心有所触,不得不鸣。
少奇同志曾说过共产党员要吃小亏占大便宜。六烈士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奉献出来,已绝不是什么吃小亏,吃大亏之说了,那么他们又占了什么便宜?且看他们身后:王守义烈士牺牲时,长子三岁、女儿一岁、次子还未出生。其妻在他牺牲一个多月后生了次子,因悲伤过度从此一病不起,两年后便撒手人寰,三个年幼的孩子成了孤儿,全由祖父母抚养长大。解放后,长子王先堂想上大学的的梦想一辈子也未实现。且从1957年就挨整,被送往安西劳改,差点送命,起因仅仅因为给敬爱的党的领导提了点意见。从此一直到去世政治上就没有翻身;王兆卿烈士壮烈牺牲两年后,其父被共产党红25军以肃反名义杀害。其妻二十五岁守寡将年仅五岁的独子抚养成人;毕维周的妻子杜焕卿同为中共党员,1933年在北平被捕,押送南京监狱。入狱时怀孕,产子狱中,后其子有说死于狱中,有说送出狱外,不知去向。杜患重病不能说话。1934年惨死狱中。后家族将毕维周弟儿子过继给他。这位儿子因受到不公正待遇生前要求退党,后得癌症去世。
董必武同志曾赋诗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六烈士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酷刑,烙铁烙、杠子压、灌辣椒水、跪火铁绳,足够苦中苦吧,可他们哪个也未成人上人!他们的鲜血与身躯也并未给他们的后代铺就坦途,革命成功了,烈士后人们大多无人关照理会,更未受到应有的尊重与关怀。想多受教育不成,甚至运动挨整政治上一辈子翻不了身。而那些与他们曾为同志活下来的人一个个成了高官,且他们的后代都受到了最好的教育一路坦途直达高官,与其父辈一道享受荣华富贵。与烈士后人相比,真是贵贱两重天呀!
伟大领袖毛泽东曾赋诗曰: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六烈士的牺牲可谓多壮志,他们牺牲时最年长者二十七岁、最年轻者二十二岁,正是青春好年华。他们也有疼爱他们的父母,有娇妻稚子(高庆恩烈士牺牲时未婚、高禄孝已婚还未生子),原可以好好享受人生的乐趣,活个七八十岁看儿孙绕膝,享天伦之乐。其中王守义高禄孝家境优渥,本可继续求学甚至出国留学成为学者;或继承家业扩充家产,荫福后代。可他们却为了共产主义梦想为了全中国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的幸福毅然走向了刑场,将一腔热血洒尽。看如今,贪污腐败成风,腐败分子千军万马般的在中国大地横行霸道,有多少个黄世仁南霸天在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正如老百姓说的旧社会有的现在都有了,旧社会没有的现在也都有了。社会不公,贫富悬殊,一些底层的老百姓还在为温饱挣扎,若先烈地下有知,是否会思考:他们的牺牲还有价值吗?用生命换来这样的社会现实还有意义吗?
我们从小被当权者教育一个人不在得到多少而在奉献多少,六烈士中家境富裕的王守义高禄孝生前将自己家的钱财多次无私的拿出支援革命,(马文瑞常黎夫在纪念文章中都提到,米脂党史办在党史文献中及纪念六烈士牺牲八十周年座谈会上党史办主任艾有为也述说到)直到连自己最宝贵的生命奉献,他们得到了什么?他们的后人又得到了什么?那些曾受他们资助的同志日后成了高官,有谁还能记起看看烈士遗属生活怎样?若贫穷是否应偿还人家的钱财?谁还能想到烈士的遗孤需要阳光?需要温暖?需要照顾?据我父亲生前对我讲:祖父牺牲时他仅三岁,甚至不记得自己父亲长什么摸样。成年后一心想收集一些祖父的遗事,曾听说祖父资助过刘澜涛常黎夫赴北平参加党的会议,于是找到刘的办公地点想向刘了解一下此事始末,而这位刘大官人却仅仅让秘书出面,将父亲写的书面文字带进去,写了“似有此事”四字签了名又让秘书送出,连我父亲的面都不见。(刘大官人贵人多忘,一个“似”字便将良心束之高阁。)整个一个翻脸不认人。唉!可怜烈士一腔热血!可悲烈士一片****!近几年频频发生见义勇为者救人后被救者却悄悄离去甚至反咬一口,人们叹息人心不古良知不在?可我们这些本应是行为示范者又做得怎样呢?近年在报纸上得知赵一曼烈士的唯一一个儿子解放后自杀身亡,不禁让人扼腕叹息。估计他的境遇也不好活得也不舒心不顺心吧,否则怎么会走这条路呢?
写到此,我已是心中又悲又愤,欲哭无泪,欲吼无声,想起日夜奔流不回头的无定河,八十年了,冲走了一切,带走了一切,只有烈士后代们的心永远在痛!
                                  作者为王守义烈士之孙女
                                  完稿于2013年国庆